bodog



不知道 这个有没有人发过....
我绝得 &nb (一)
以色列与黎巴嫩正开打,我听新闻说:世界盃已打完了

(二)
一点一点属于白昼的纪念,腐蚀湖畔的柔光

(三)
消化的竟是我血淋淋的头颅,在遍野杜鹃下,嚷嚷著:
做爱及其美好

(四)
那黑点,阻塞生命线的去活,终点的极 好歹当初还能跟弃天帝过招那时有感觉他是超级先天但 请问各位前辈~!
溪钓时遇到急流的话, 要如何使浮标不会"躺平"呢??

Comments are closed.